內蒙古寧城縣遭遇“垃圾圍村”鄉村振興亟須解決垃圾“擋道”

  • 2018-05-14 08:33
  • 來源: 經濟參考報

  地膜“上天入地”

  田間污染不可小覷

  在寧城鄉村,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看到,不少坡地在陽光下閃著耀眼的白光,遠看似白雪,近看是地膜。廣闊的初春田野,基本被地膜所覆蓋。一些村干部反映,寧城縣近幾年來一直大力推廣覆膜種植技術,促進了農業生產,但也留下了污染。殘留地膜隨風亂飛,污染環境,而且難以處理:埋到地里難降解,致使土壤肥力下降;點燃焚燒直接污染空氣,甚至可能引發林地火災。

  在旱地較多的大明鎮哈爾腦村,地膜污染尤為嚴重。大量的殘破地膜纏掛在村口的樹枝、灌木上,隨風狂舞,發出呼呼聲響,有的隨風升空,有的貼地飄行,更多地被成堆碼在田間地頭。經營農資的哈爾腦村五谷糧油化肥門市老板姜玉山說,地膜保墑抗旱的作用很明顯,因而深受農民青睞,但近幾年地膜越用越廣,連許多水澆地也用上了,污染問題隨之越來越重。

  在大明鎮哈達村村口,記者看到一輛旋耕機正在春耕作業,旋轉刀所過之處,地膜被切成小塊連同秸稈茬攪拌進了土壤。“年年覆膜,不旋進地里沒法種地。”村民彭景惠說,他家15畝地已使用了8年地膜,土壤里的碎地膜越積越多,有的地耕完后,白花花的一層盡是地膜碎片,嚴重影響農業種植,種子不發芽的情況越來越多。另一戶農民則把地膜和秸稈茬歸攏起來焚燒,四周濃煙彌漫,幾公里外都能看見。

  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采訪發現,由于種地效益低、清膜成本高等問題,多數農民對地膜的危害關注不夠,處置不當。大明鎮一棵樹村村民王德說,現在種一畝玉米旋地要花費50元、地膜花費20元、化肥200元、種子50元,總成本300元以上,而正常年景畝產四五百公斤,糧價每公斤1.6元,刨去成本,本來收入就不高,如果要清理地膜,既增加人工成本又增加機械成本,大多數老百姓不愿意。

  加強人居環境整治

  建立長效處理機制

  寧城縣的“垃圾圍村”現象是我國不少農村的一個縮影。一些干部、群眾和學者建議,各級政府應協同建立鄉村垃圾收集處理長效機制,通過人居環境整治,切實掃清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障礙。

  增加財政對農村的傾斜,扶持壯大農村集體經濟。內蒙古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韓成福建議,適度加大對村級財政轉移支付力度,在保障鄉村公共設施的建設和正常運轉的同時,利用資金徹底清理存量垃圾,并雇傭保潔員定期清理增量垃圾。同時,農村因缺乏兩三萬元的垃圾處理費而被垃圾圍困,再次表明村集體經濟薄弱甚至“空殼”,自主發展能力低。“各級政府有必要輔助農村盡快邁出發展集體經濟艱難的第一步,提升農村發展內生動力。”韓成福說。

  建立完善農村保潔工作體系,適當向農民收取垃圾清理費。天義鎮崗崗營子村村支書海振華等人建議,農村應逐步淘汰露天垃圾池等非封閉性設施,逐漸向配備垃圾桶轉變。同時,每個村應配備垃圾分類收集、清運設施,將垃圾轉運至指定的正規垃圾點進行無害化處理。鄉鎮則需建設垃圾中轉站,可依托城鎮垃圾廠處理垃圾。此外,一些村干部還建議政府出臺文件,允許村委會向村民收取適當的垃圾清理費,這樣不僅能減輕村里財務壓力,也可以凝聚起村民維護環境衛生的共識。

  生產推廣可降解或可回收地膜,加大農機具創新推廣。內蒙古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副教授尹雪峰介紹,國家從2017年開始推廣可降解地膜,但內蒙古目前還在大范圍使用不可降解地膜,這需要加大技術推廣以及技術攻關力度,降低農民購買可降解地膜的投入。另外,一些村干部建議,也可轉換思路,生產推廣可回收地膜,像目前回收塑料滴灌管那樣進行再利用,同時,配套生產和推廣高效率、低價格的地膜回收機械。

  發揮農村黨員先鋒模范作用,提高農民文明素養。大明鎮哈爾腦村村主任劉桂廷等人建議,應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,把環境整治等攻堅克難的農村工作與基層黨建工作結合起來;定期組織干部群眾開展鄉村環境整治活動;村委會要強化主體責任,加大村環境衛生日常監督管理,通過批評教育等方式逐步提高農民講衛生、愛護環境的意識;以學生課堂、農民講堂入手,配套獎懲措施,加大宣傳力度,推進農民文明素養提升工程。(記者 柴海亮 王靖)

  

   上一頁 1 2  

分享:

責任編輯:李倩

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2826924
江苏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辉煌棋牌诈骗吗 今日新浪体育新闻 欢聚棋牌代理 自己朗读文章赚钱软件 北京快乐8 排列三组选杀一码 做土特产专卖店赚钱吗 雷速体育直播安卓版 象棋主播靠什么赚钱呢 塑料大棚种菜赚钱吗 满贯棋牌app dnf刷那个远古图赚钱吗 干赚钱什么 天易棋牌怎么样 加拿大快乐8数据 排板技巧